1. 首页
  2. 资讯
  3. 人物
  4. 未来汽车开发者 | 王超:为农民造车

未来汽车开发者 | 王超:为农民造车

宋爱菊

在进入寒冬的12月,阳光从窗外打进来仍稍显寒意,但王超在办公室里仅穿着一件白色的圆领短袖T恤,这显得有点另类。而更凸显另类的是,在这一批新兴造车的弄潮儿中,王超的设计师出身背景。

王超绝少谈起那些动辄自诩百亿美金估值的造车新贵,而是转过身,将目光投向了自己少年时曾经努力走出的那片黑土地。王超说,开云汽车定位农村市场,希望为用户提供产生价值的工具,希望曾经或现在生活在农村的人能够改变家乡。 

微信截图_20171224230136.png

开云汽车董事长、CEO王超

aniolybiznesu网:开云汽车是在打造一种农村生态吗?

王超:生态这个词被说的太多,都快变成贬义词了,但开云确实在做这样一件事,开云汽车的硬件将作为农民改变生活的基础。

举个例子,用户从开云买了车之后,可能最需要的是行车记录仪或GPS。农村市场虽然没有这方面的需求,但它有很多其它方面的需求。比方用户的农作物能不能以更合理的价格卖给城里人?或者城里人有没有途径直接从农民那买到原生态的农产品?类似这样的事情,我认为有很多可以做的。

“开云”这两个字除了是我父亲的名字之外,我更希望是农村的某一户人家有了“开云”这两个字之后可能获得的全新生活模式,和以前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方式不同。

我觉得,这可能是我拿我父亲的名字命名这个品牌的终极意义。

aniolybiznesu网:当您父亲知道您将他的名字赋予了特殊意义并创立了品牌,他是什么样的反应?

王超:他是一个有棱有角的退伍军人,有着那个年代的男人所有特质。Pickman上市后,他还是挺激动的。老人家也比较幽默,经常跑过去问人家这个车开的怎么样,然后自我介绍说我就叫王开云。尽管并不属于Pickman的消费群体,但他对此挺自豪。至于他如何评价Pickman,我不在意,只要他觉得自己儿子在做正确的事就可以了。

假如我和他易地而处,我也会觉得作为一个喜欢汽车几十年的老兵,这辈子值了。有一次我儿子也跟我开玩笑,他说如果他做一个汽车品牌的话,绝不能用开云。我问为什么?他说你用你爸爸的名字,我也得用我爸爸的名字。我当时就在想,如果能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爱好汽车的生涯,无论如何都值。 

aniolybiznesu网:开云为什么选择农村市场这个领域?

王超:我毕业的时候也没想过会跟农村再续前缘。我从小喜欢汽车,高考时选择了汽车专业,到了大学毕业时我更坚定地认为与汽车有解不开的缘分。回到农村的想法起始于我在开云汽车母公司CSG DESIGN做产品时,那时面临选择:做高大上的车,还是帮助这块土地上的人生活得更好。

我在那片黑土地上长大并形成自己的认知,但多年后再回农村时,我发现自己的想法、观念、精神状态跟同龄人完全不一样,他们显得比实际年龄苍老,而我感觉自己越活越年轻,这种状态的对比让我心痛。后来走访更多农村地区甚至印度、孟加拉、南美、欧洲和美国等,我发现这样的农村人大量存在,他们需要被照顾,但他们不需要被救济。我觉得是时候弯下腰,再回到那个地方了。

从创立开云汽车母公司CSG DESIGN到现在已经有八年的时间,我们从未对外宣传过自己的Slogan及开云汽车的核心价值是什么。我不认为做一款好产品是Slogan,那是基本义务。我认为的Slogan是一个普世价值,比如当你把车卖到村里,他用得好,他反馈的信息是感激,即便知道你卖车赚了他的钱。卖给用户的每一块钢铁、每一个零件,都应该是真材实料的,这是世界范围内做生意最起码的基本点,如今却被淡忘了。开云汽车就从最基本的事情开始做,一点一点累积,未来开云汽车的Slogan将代表着这种方式和心态的回归。

开云整个商业逻辑是希望能够让每一个曾经或现在生活在农村的人,用开云提供的工具改变他的家乡。 

aniolybiznesu网:在造出Pickman之后,除了产品的迭代升级,开云还在做什么?

王超:开云在青岛试行针对农村的、能够改善农村生活的模式。这件事并不复杂,比如面向农村的金融服务和互联网模式等,开云在打造一个通往农村的通道。这件事成功之后,开云两个字对广大农村地区来讲就不仅仅是硬件,还有软件,意义更广。 

timg (1).jpg

aniolybiznesu网:开云汽车推崇什么样的创业模式?

王超:开云Pickman每卖一辆都赚钱,因为公司要生存。开云从头到尾没烧过钱,研发是自己消化的成本,制造有政府支持和自己投入,都是正常的投入产出,并没有为了某种模式烧钱。烧钱这样的创业模式开云以前没干过,将来也不会干。

开云做农村市场,核心价值是给用户提供一个产生价值的工具。开云要做的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扶贫,我们更愿意授人以渔,我们给他一台出行工具,或给他一个绑定在车辆里的互联网工具,再给予培训,让他通过这个工具赚到比以前多一倍的钱。如此,开云的目标就达到了。 

aniolybiznesu网:可不可以说,中国目前的城镇化趋势变相地推动了开云的发展?

王超:我觉得是这样的。无论城镇化程度如何,这些农民的工作地点并没变,只是改变了居住地点。农民选择改变居住地点,是因为他可以住的更舒服,而开云的核心价值是改变他的生活。具体是用车改变还是用车绑定的系统改变,是不一定的。开云从未定位为生产电动小皮卡,定位的是生产适合农村群体用的车辆。

如今农村有一个非常现实问题,医疗。农村的医疗资源极度不均衡,可能村里只有一个大夫,也可能好几个村只有一个赤脚医生。那么边远地区的农民生病了怎么办?开云做了一件事情,用Pickman的后货箱搭载一整套医疗设备,比如化验大小便、血液的设备,离心机、理疗设备,甚至心电图和骨密度测试的设备。开云通过很多NGO组织捐献给村医,让村医摆脱只靠一个听诊器为病人诊断的窘境。同时开云对接了各种各样的医疗资源,包括城市名医为村医提供远程培训等服务。做这些事的目的很简单,为了改善农民的生活。他们的生活条件改善了,才有消费能力。 

aniolybiznesu网:听说开云尚未公布的Slogan是“吾乡吾城”?

王超:这个Slogan就代表开云的愿景。开云的愿景很简单,我们有情怀,有实力,也愿意做以上谈到的事,并且希望发挥出自农村和留在农村的年轻人的力量。

真正对生活心存希望、心存抱负的年轻人才是未来。其实农村三四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不是不愿意走出来,有很多是因为他在农村成家了,父母年纪也大了,他无法割舍那段感情出来。开云能给他什么呢?开云之前跟极飞科技合作,极飞科技给农村提供农药喷洒的无人机项目,这让好多原先在城里打工、住地下室等吃各种苦的年轻人回流。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在农村种地是特别苦的,我经历过那个过程,可能面临着农药中毒、风吹日晒、脱几层皮,真的是面朝黄土背朝天。

各种歌颂农民原生态的生活,其实对他们来讲都是苦难,不那么美好。如果现在让我回去干农活,我都没有勇气。我现在还有好多亲戚在农村,有时候回去他们会说王超你帮谁谁割个麦子,我说我宁肯花钱帮你雇几个人也不干这活。

那么如何让在城市有了见识、资源、学识、实力的人回去造福农村呢?你不能让他回去过苦日子,你得给他一个高科技工具,给他一个他在城里已经验证过的、可以在赚钱的同时改变农村生活的通道,他才愿意回去给农村人做贡献。

这就是开云的愿景和在做的事。Pickman本身仅仅是一个硬件设施,在其基础上,你要给农村人想象空间,让他能够通过努力改变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另外,开云也会在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发布各种各样的硬件设施。 

aniolybiznesu网:你说过中国汽车品牌目前无法超越德国的原因并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体制问题。汽车从设计研发到量产至少需要四五年的时间,这段时间内国企往往领导层更迭,导致无法延续企业文化。你准备在开云做多久?计划什么时间退休?退休前希望开云达到什么样的高度?

王超:开云的品牌价值已确定,即给全世界范围内70亿人中的50亿农民谋福利。因此即使我退休了,下一任CEO只要秉承这个原则,开云的品牌并不会跑偏。

我个人的退休年龄,其实与公司成功与否成反比。可能开云越成功,我退休的时间越早,我期待的公司形态是最终达到不需要创始人做日常管理。我接触过不少创业公司,创始人基本24小时连轴转,员工也跟着没有家庭生活。我不一样,我对员工说,我要求你们每个人心目中最重要的不是开云,而是你们的家人。我认为热爱家人是一种正常的常态,这也是公司的企业文化。造车的战线很长,需要慢慢来,开云在产品及企业文化上的认知上是那种比较稳的、淡定的状态。

至于公司未来的市值,我认为开云将来肯定是巨大无比的公司,几千亿的市值是可以期待的。但我没把做到多少市值当作目标,这与个人生活经历有关系。从农村出来以前不知道财富是什么,可能就是觉得家里买了一个彩电,买了一个冰箱,已经是美好生活了。但从设计师这种职业范畴讲,一切都是没有止境的。我骨子里还是个设计师,对人性的探索并以各种形式去验证,才是我追求的目标。 timg (4).jpg

aniolybiznesu网:作为互联网造车风云人物中为数不多的纯汽车设计师出身的创始人,你认为自己的短板是什么?它会制约开云的发展吗?

王超:一定会(制约开云发展)。设计师的优势及弱势都很明显,弱势是想问题有时过于理想化。在德国有一种说法叫,设计师是最接近上帝的人,设计师会自动忽略很多现实困难。乔布斯就是典型的设计师心态,他不是一个商人。他只知道我的终点在那儿,剩下的所有事情都应该让路,都应该为他服务,但他运气好,他做到了,如果不是身处这个美好时代,有人投资等,我认为我做不了生意。 

aniolybiznesu网:迄今为止,外界知道的你的两个设计作品是北汽B40和第一代摩拜,如果再加上Pickman和即将在12月交车的下一代电动皮卡,这些产品对你的意义是什么?

王超:意义最大的还是B40。大四我决定关掉自己第一家公司时面临一次关键选择:持续做小工作室还是体验大产品,我选择了后者,进入北汽。其后几年,我经历了北京吉普、北京奔驰、北京戴克分家,其后北汽开始做自主品牌。2007年我开始策划B40时候,目标很单纯,就是我想要一辆能出去玩,很拉风、能敞篷的车。2009年我离开北汽,此前的三年时间里我从产品策划、设计到工程一肩挑。没有那三年,就没有开云汽车。

一个设计师现在是不可能创立一个汽车厂的,因为他很难掌握整个汽车的生产与制造过程,但策划B40的三年给我积累了这些经验,因此我非常感激北汽当时的起步。我离职北汽时,有老工程师跟我说,你基本上用三年时间体验了我们35年的经历,因此B40对我人生意义最大,它是我真正从零开始到策划每一个环节的车。 

aniolybiznesu网:你曾说摩拜让你从乌托邦式创业的梦想中醒过来,意识到商业就是商业。这种顿悟在开云的发展中有哪些影响?

王超:摩拜对我来讲更多的是对人性及资本的敬畏。摩拜从一文不值到几十亿美金的发展过程,让我再次发现了设计的伟大力量:一个好的产品真的可以瞬间改变一个行业。

后期资本市场催生了共享单车市场并有了ofo、小蓝单车等,而摩拜内部初创团队的变化、竞争对手的变化等,不停地提醒我:资本是把双刃剑。这是摩拜带给我最大的一个财富,就是无论何时都要坚守初心。

我不希望把开云做成一个瞬间抬得很高,瞬间又落到很低的一个企业,它应该是一个百年企业。因此我认为如果能守住初心,并执着推出好产品,有好的服务,不可能不成功,也不用去追逐所谓的估值。

timg (5).jpg

aniolybiznesu网:传说开云在创业过程中曾有六个月没有发工资,但却没有一个人才流失,这应该是创业团队的奇迹。你怎么看这段最苦的时间?

王超:我当时跟同事说,开云要想跳的更高,必须先蹲下来。当时,我们几个人正蹲在屋檐下吃午饭。那段时间对开云来讲是巨大的财富,它基本奠定了公司的核心精神,因此我们根本不担心开云的团队有一天会散,这也是我们最自豪的一件事。开云今年团建时,给八年员工发了一个金制吊牌,五年员工银制吊牌,三年员工是铜的,很有仪式感。作为企业,开云的灵魂不是我,是这些人一起呈现出来的抗击打、坚韧前行的能力。 

aniolybiznesu网:开云现在还缺钱吗?

王超:实际上开云现在什么都不缺。现在要做的是把产品认知贯穿到市场去,这是一个艰苦的过程,开云可能需要两到三代车才能完成品牌认知。

关于造车的资金储备,开云其实不需要太多钱,因为开云每卖一辆车都赚钱,而开发花钱不多,因为开云自己有开发能力。以开云现在的状态,再有15、16亿人民币,就能达成目标。 

aniolybiznesu网:如果在农村,你会选择开自己的产品Pickman吗?

王超:我现在回老家就开皮卡,在自己从小长大的村子里。在你闭着眼睛都能走的路上,开着自己造的车,敞着篷,感觉非常惬意。在那一刻,你会觉得,吃过的苦都值了。

开云要求工程师零件开模具时,一定要刻上自己的Logo或名字,因为即便是一颗螺丝都是有设计理念的,开云要让每一个员工的心血体现在设计车辆上,这也是对员工最起码的尊重。在Pickman样车出来时,第一次将开云Logo贴到样车上的是开云设计负责人,第一次将尾标贴到车身的是项目总监,这在开云内部是一件特别有仪式感的事。 

aniolybiznesu网:创业的过程中,除了对成功的渴望,有没有对未知的、可能失败的恐惧?

王超:我时刻提醒自己,要清醒认识自己的水平和状态,无论处于急速膨胀或低迷的状态,都要保持住一颗平稳、淡定的心,不停地修正方向。我觉得开云不会失败,只是大或者小的问题。我认为创业期不可怕,守业期最可怕,我必须时刻提醒自己守住初心,守住目标,只有如此才不会面对失败。

备注:本文根据视频访问素材改编,有删节,文字未经受访人审定。

来源:aniolybiznesu网

作者:宋爱菊

本文地址:https://aniolybiznesu.info/news/renwu/60118

返回aniolybiznesu网首页 >

68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热文榜
日排行
周排行


第三方登录
Был найден мной интересный сайт , он рассказывает про Leagoo M5 Plus 4G www.topobzor.info
www.adulttorrent.org/category/fisting_and_dildo

www.agroxy.com
小程序
aniolybiznesu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