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企业
  4. 金康SERES:资金考验和底牌价值

金康SERES:资金考验和底牌价值

NE时代

车企正在感受到车市寒冬的威力,传统燃油车品牌销量下滑不止,但尚有历久弥深的基础,帮助自身支撑过冬。而新品牌,根基薄弱,在寒风呼啸中或挣扎不止,或倒地不起。

即使背后有传统主机厂做背书的新品牌,也难逃产品迟迟无法量产、销量上不去、资金紧张的困局。造成新品牌不被看好的往往离不开上述原因,若进一步探究,它们的症状各有差异。

以北汽新能源、奇瑞新能源为代表的新品牌源自主机厂开拓新能源汽车细分市场的想法,它们从A00级车切入,借着补贴政策渗入到网约车、低端终端消费市场中,由此位居前列。对于它们而言,如何向上是思考的重点。

以金康为代表的新品牌,进度缓慢,在快速更新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中尚未上市新车,资金也同时陷入紧张状态。长江汽车与之情况相似,但不同之处在于,金康的问题出在前期品牌名称纠葛以及产品迟迟不上市,引发认知混乱和资金上的浪费,但它手中还握有一些底牌帮助自身渡过难关;长江的资金链已经断裂,于是曝出停产、欠薪等负面新闻。

同为近几年成立的新品牌,处境各不相同,手中握着各自的底牌,在迈向未来的道路上拥有着不同的可能。

金康新能源是少数两年多的时间内没有任何产品上市的企业。在其首款电动SUV SF5上市之际,金康被指出由于前期投入太大、太冒进,现在资金链撑不住了。

实际上,已有迹象显现出它的资金紧张。近期,外媒曝出,其美国子公司将裁员90人,并且暂停在美国市场发布首款电动SUV SF5的计划,工厂停止生产。另一方面,小康股份正为金康新能源引入外部资本,最终结果是股权被稀释。

金康的现状和走势,因此成为大家关注小康股份和重庆新能源车市的焦点之一。

金康的难题

小康股份是“重庆摩帮”转战汽车产业的主力之一,它的造车路真切地展现出“商转乘”企业的蹒跚。

在与东风汽车合资成立东风小康后,小康股份逐步探索着商用车、乘用车的造车门道。

东风小康成立于2003年6月,是小康股份与东风汽车各持股50%的整车企业,帮助小康敲开了造车的大门。它主产微型面包车,成立九年后产量累计达到100万辆。

乘用车市场日新月异,而商用车日渐式微,东风小康思索着转型。它将MPV和SUV作为转型的第一步,在2013年推出东风风光乘用车品牌,以独特的定位和价格优势来抢占市场份额。风光品牌推出后两年凭借网红SUV 风光580实现翻身,势头越来越猛。东风小康也由此被视为“商转乘”寥寥成功的几家车企之一。

2014年后新能源汽车市场在政策的推动下逐渐扩大,成为新的投资趋势。小康也不甘落后,在上市之前就开始进行布局。

小康股份采取的是中美双基地的布局:在美国,它投资3000万美元在硅谷成立SF Motors公司;在中国,它成立重庆金康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拥有着不同的发展模式,是小康股份彼时设想的中美相辅相成的路线。

美国SF Motors采取的是收购路线。它先后收购了美国汽车解决方案集成供应商AM General LLC位于印第安纳米沙沃卡(Mishawaka)的民用汽车工厂、电动汽车电池系统研发设计公司InEVit,获得了生产和电池技术。

去年3月底,SF Motors在硅谷总部推出两款纯电动SUV概念车SF5和SF7。SF5将是登陆中美市场的首款车,在美国由米沙沃卡工厂生产,在中国由金康新能源生产。

金康新能源在2017年获得发改委的新能源乘用车生产资质,又在去年9月获得工信部的准入资质。

其实,在获得准入资质前,小康股份对两家新能源公司进行了股权结构调整。去年5月底,它将旗下SF Motors、金康动力(三电生产企业)的100%股权转让给金康新能源。

自此,SF Motors从金康新能源的平级公司变身为它的在美子公司。现在,它的名字又悄然发生变化,称自己为金康SERES。

与架构调整并行的是对品牌名称的更新。犹记得,去年SF Motors牵手央视科技节目《机智过人》,高调推出品牌金菓EV,完成SF5国内的首次亮相。但此次品牌名称发布后,得到的反响并不理想,“金菓”被称名字难念且土气。于是,今年4月份金康新能源又重新举办活动,介绍SERES SF5。自此,金康新能源企业下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名称正式定为SERES。

SERES,可翻译为赛力斯,意为“丝国”,是古希腊和古罗马对中国的称呼。它与China有异曲同工之妙,本意分别为丝绸和瓷器,但作为中国特产被众人熟知,久而久之成为了中国的代称。

从金康新能源的经历、品牌名称命名,我们可以看出小康股份对新能源的期望。从一开始,它瞄准的就是中美两大市场。

推及现在,裁员、暂停发布、停产等等消息的漏出都在说明一件事情,金康新能源遇到了资金上的难题。若继续追究,是小康股份遇到了这道难题。

小康的压力

东风小康对于小康股份而言是“利润奶牛”,尤其SUV是它的现金牛产品。但现金牛也因市场面临着较大的压力。

观察近五年小康的主营收入构成,五年期间,SUV的重要性不断被强化。2015年时,东风小康的SUV销量还为零,全靠MPV和微型货车。自2016年起SUV开始进入市场,随后表现确实令人惊叹。次年,它的SUV售出了18.9万辆,占去整体汽车销量的46.7%。2018年SUV销量略有下滑,但比例升到50.8%。

小康股份也在年报中指出“SUV毛利率较高,销量占比超过公司产品总销量 50%。”

汽车带来的收入占去其整体收入的比重一直在九成以上。自风光580上市后,它的汽车收入占到了97.76%。且在2017年和2018年保持在97%的比例。利润构成同样如此,自2016年比例都保持在96%。

销量最高的2017年里,其汽车业务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0.99亿元,同比增长48.42%。它虽未言明SUV的贡献比例,但从其销量和毛利率的表述来看,SUV着实是它的现金牛产品。

这一切还是发生在小康股份只持有东风小康50%股权的情况下。于是,小康股份决定将东风小康这一主要利润来源紧紧抓在手中。

去年11月,小康股份发布公告,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向东风汽车集团购买其所持有的东风小康50%股权,交易均价为14.54 元/股,共作价48.3亿元。交易完成后,小康股份将持有东风小康100%的股权。同时,东风汽车集团直接持有小康股份股权比例将超过5%,达到26.01%,晋升为小康股份第二大股东。

然而,国内整个市场正在发生改变,SUV不再是万能的灵药,无法将车市从下滑的趋势中拯救出来。东风小康没有成为幸运的一员,去年它的SUV销量下降6.4%,今年半年跌幅在31.1%。

今年第一季度的季报显现出销量下降的影响,“东风小康1-3月整车销量同比下降 25.59%,发动机销量同比下降16.2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6亿元,较上年同期 3.76 亿元降低 69.17%。”

到第一季度季末,小康股份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17.6亿元。

底牌与资本

金康新能源作为小康股份控股的新能源品牌,在零基础上一路发展无法离开资金。没有哪一个新能源品牌不需要源源不断的资金投入,堪称“碎钞机”。

根据NE时代记者得到的消息,小康股份为金康新能源前前后后已投资80多亿元,目前资金链撑不住持续大规模的投资。

NE时代查找资料发现,截止2018年年底,金康新能源为国内纯电动乘用车建设项目(重庆两江智能工厂)已累积投资21.05亿元,SF Motors累积投资8.35亿元,分别规划了5万辆和3万辆的产能,预计投产2019年。纯电动·智能汽车开发项目累积投资19.91亿元。单单工厂和整车开发项目的投资额已近50亿元,更不必提宣传费用,其中也包括为品牌更名投入的额外费用,以及三电的研发、生产等等。

虽耗费了大量资金,但搭建起的整车、三电研发和制造体系是它的底牌,也是它渡过资金短缺困难的实力所在。

SERES SF5提供纯电和增程电动两种版本,打造的基础是品牌的纯电、增程两大产品平台的开发。平台的设计优势体现在降低研发成本,以及快速推陈出新,缩短车型开发周期。

归结到零部件,它需要车企掌握三电核心技术。

金康新能源对外介绍称,SERES品牌采用的是电动增程 EV.R 平台,自主生产电池系统、三合一电驱动系统、增程器系统。

电池方面,上文中提及的SF Motors收购的电池系统研发设计公司InEVit体现出它的价值。InEVit是由“特斯拉之父”马丁·埃伯哈德离开特斯拉后创办的,从事电动车的电池和动力系统的研发和设计。现由金康动力生产的电池系统即是由InEVit设计而成。它采用模块化电池模组的设计,更适用于全新的纯电动汽车平台。21700圆柱电芯、液冷系统设对应的是当下圆柱电池系统的高技术指标。

InEVit提供的不仅仅是技术,还有人才。人才对于新能源汽车的研发以及自主垂直制造非常关键。InEVit共同创始人,汽车产品机电一体化专家海纳·费斯(Heiner Fees)一并加盟原SF Motors,现金康新能源。

金康SERES EV首席科学家唐一帆,原是SF Motors CTO,曾担任特斯拉三电(电池、电机、电控)系统总工程师。

电驱动方面,它推出EV/EVR200电驱动系统、EV400电驱动系统。SERES三合一电驱动系统集成了电机、齿轮箱和逆变器,产品覆盖100千瓦到250千瓦,最高转速达到了每分钟16000转。

主机厂自建三电开发和生产体系,成为了一个趋势。这个供应体系的建设在成本和供应量保证上为旗下电动汽车战略做支撑。金康通过全盘布局建立起自身的优势。

从投资金额上看,80多亿的投资额对于一个新品牌而言不算多。首款车上市时,蔚来、威马、小鹏的投资金额均不低于100亿。

金康的首款车SERES SF5将在今年第四季度上市,未来的生产、销售还需要更多的资金。不仅如此,金康新能源曾表示,到2025年累计推出25款车型。80亿,仅仅是一个开始。

若要延续新能源的投资,小康需要开源与节流。

于是出现了上文中它对美国子公司的裁员、暂停投放。

开源方面,它同意引入外部股东。6月,小康股份宣布为金康新能源引入外部资本。具有重庆国资背景的金新基金对金康新能源增资9.6亿。增资完成后,小康股份持有金康新能源的比例减为80.645%,金新基金持股19.355%。

小康股份方面表示,不排除还有新的战略投资者进入。

单单是金康新能源一家面临资金困局吗?不,无论是那12家取得发改委和工信部的“双资质”企业,还是蔚来、威马、小鹏、拜腾等通过代工、收购来进入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车企,大多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勉励支撑。

当新品牌手中握有技术底牌时,还有寻到外部资本的机会。但也需要注意,时间一天天流走,若产品迟迟不见热销,即使背后有传统主机厂撑腰,在自主、合资电动汽车涌入市场后恐难以强大起来。

来源:NE时代

本文地址:https://aniolybiznesu.info/news/qiye/94990

返回aniolybiznesu网首页 >

收藏
59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热文榜
日排行
周排行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aniolybiznesu网
Hello world!